After Island《島嶼後像》



時值春分,我又來到這座島嶼上。


這裡沒有迷霧,也沒有春雨,就如我五年前初訪一樣,陽光依舊溫暖,大地如常翠綠,大海也同樣平靜,唯一的改變大概就只有因發展而換上的雙層巴士。


我收拾好行裝,手捧著旁軸相機,重新成為一個倚賴身體記憶的旅行者。透過觀景窗直視熟悉的風景,我如同固執的牛群沿著往常的游牧路線一樣,開始將舊日走過的地方再走一遍。


我從渡假酒店沿著海岸的公路徐步前行,經過海灘,腳步掀起沙子,繞了幾圈,又站在原地等待。後來我鑽進鄉間小路,跟隨腳印來到荒原,也總算會合了水牛群。他們有些在泥漿潭翻滾降溫,有些在樹底歇息,逍遙自在。他們會以舌互相舔吮,似要在這個荒謬的時代安撫對方,相濡以沫,龐大的身軀有著如此溫柔的舉動,這是所有生命體的共性。


在某種意義上而言,他們已經成為我生命力量的象徵,而這座島嶼的南岸則成為我記憶的終途。一晃神,我回眸過去,發現他們早就已經消失不見,只剩下幾隻牛背鷺,還有被重重踐踏過的草堆。


這一定是太陽惹的禍,我沒有半點怨言,因為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


那烈日眩光散射在天上,在地上,在海上,也落在視網膜上,殘像、灼痛卻伴隨而來,等到日落之時才慢慢消退。到了深夜,我反被自己打出來的光弄得掙不開眼。儘管如此,我仍希望把這道短暫的光收進心裡,記住那些模糊的景像,因為我要展現「曾在此」的證據。


但願我們也不再需要效法這個世界,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,讓一切隨光也隨心。

© 2016-2021 Chan Long Hei 
Using Format